宁川孟启生小说章节目录 宁川孟启生免费阅读第18章

[长生计划] 第18章:回家 免费试读

再荒唐的日子也得过下去,我很快习惯了家里多了一个人的日子。

重阳的注意力不久就从电视转移到了电脑,日夜兼程的在网虫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最开始我以为他是玩玩儿游戏什么的,还怕他上瘾,后来才发现他只是在网页上浏览新闻,毕竟这个世界的大部分事儿对他都是新奇的。

有一次我看到一条浏览记录——一定要***,女子插了一夜命丧当场!原因竟然是……

哎呦有趣呀,我就点开了,发现这篇文章的中心论点是——手机不能晚上充电。

万恶的标题党啊。

我觉得有必要教育教育他了,毕竟是我捡来的,不能长歪了。

“这篇文章……你为什么要点进去?”我问。

“很有趣啊,我看它的题目是告诉我们生活常识的,我就点进去了啊。”重阳坐在电脑前头也不回。

这时候他说话已经渐渐流利起来了,先前我生怕他是个结巴。

“生活常识……”只有我一个人想偏了么,是我太污了?

这些天写了几篇稿子交了,勉强收支相抵,重阳说等他身份证下来了就按照身份证上的家庭住址去找他的家,我说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就开口。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还找不找得到。

最开始每每一想到坐在那里上网的人实际年龄都快六十了,我就别扭,后来又渐渐习惯了,重阳的行事习惯还是和年轻人差不多,可能是由于失忆的原因吧,他并没有那种老气横秋的感觉。

很快就到了我去北京的日子,出发之前我特意带上了我爷爷的那份日记,如果老家里有他写的东西,我可以对照一下。

重阳送我去机场,因为他不能和我去北京,就留在远山花园。

快登机时我突然就像老妈子附体了似的。

“回去要小心,会拦出租么,就说去远山花园,钱在右边儿兜里,按照计价器给钱,计价器是什么知道么,钱别丢了,别人给的东西别吃,钥匙没掉吗,门前的花坛下还有一把备用的,会用煤气吗,香肠不是烤着吃的……”

上次我让他给我做饭他给我烤了根儿香肠。

我这算不算未老先衰?我终于体会到那些当父母的为什么这么啰嗦了,因为实在是放心不下啊!

我不在他要是把房子点了怎么办?

重阳安安静静听到我讲到没词儿了,才开口说:“知道了,有事我就给你打电话。”

看看,这才是中华好儿子。

前不久给他买了个手机,配个粉色外壳儿,每次看他拿出来我就笑疯了,他一脸懵不知道我笑些什么。是我笑点又低了?等到我登机了,他才慢慢往回走去。

飞机降落后给我哥打了个电话。

“哥啊,我到了。”

我哥那头似乎在走路,声音有些不稳:“嗯,小心点儿,老爷子对你已经产生强烈的不满,放出风声说等你回去了要用铁锹掀了你天灵盖。”

这么暴力?

“不会吧,咱家也没铁锹啊。”

“前阵子那八哥不是让老爷子玩儿死了么,又逛花鸟市场买了些金盏菊,就顺带买了把铁锹,这两天在家里耍得正溜。”

我:“……”

虽然他语气淡淡的,我还是从里面听出了幸灾乐祸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一路上脖子后边儿都是凉嗖嗖的,从出租车上下来后想了想,从路边儿超市里提了袋中老年补品出来。

估计是那八哥的事儿让老爷子不满了。

那次他在电话里说他养的那八哥成天关笼子里病焉焉儿的。

我给他支招儿说你拿放风筝的那绳子,系着鸟脖子放出去飞会儿啊。

结果勒死了。

这能怪我么,我就是这么一说,您也可以把绳子系在脚上啊,最多是个骨折不是?

进院子时老爷子正弯着腰在院子里看那些金盏菊,我一看,也焉儿得差不多了。

果然动的静的老爷子都养不活,这辈子也就把我和我哥放养着养活了。

他抬起眼皮儿撇了我一眼,转身就走到屋子里去了,随之走出来时手里就多了把铁锹。

我毛都立起来了,护着头就笑,“老爷子哎,看看,我给您买的什么——中老年黄金口服液,只要三个疗程就能……”

我对着礼品盒子上一个字儿一个字儿的念着,一边那眼睛瞥着他。

结果看到他拿着铁锹蹲一边儿侍弄那几盆金盏菊去了。

“怎么回来了?”他问道。

“这不是想您了么。”我嘿嘿笑着,进屋把礼盒儿和行李放下了,又出去和他说话。

“以后啊,别给我买那些什么中老年补品,我啊,还没老到那地步。”

都七十了还不老?那我下次给您买爽歪歪您喝么……

“那可不,这盒儿就给我哥喝去。”

我哥也四十了。

老爷子哼了一声,把铁锹搁地上敲了敲,进屋去了。

他退休后一直住在以前的老院儿里,不想搬,我哥结婚后就买了套房子搬了出去,我也去了重庆。

也难怪老爷子整日玩弄些花鸟鱼虫的,这么大个院子,老远看上去也没个生气。

没退休时冷落了我哥和我,现在退休了又被自己儿子冷落。算是因果循环吧。

陪他说了会儿话,老人精神不是很好,很快就打起了瞌睡。

也就没打扰他,一个人四处转悠了会儿,就进了老爷子的书房。

书房是他还没退休时办公的地方,这会儿尽用来陶冶情操了。

桌子上是一副还没写完的书法,乍一看还像模像样的。

旁边是一人多高的木质书架,以前上面全是些文件夹,现在换成了许多线装书。

我从上年随便抽了一本儿——[船山遗书],老得快散架了,也不知道老爷子哪儿弄来的这些古本。

最上面是一水儿的康熙字典,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线装书。估计是没有我爷爷的字了。

出来后坐在院子里玩儿了会儿手机,老爷子就披着衣服出来继续去侍弄花草。

“老爷子,咱家里还有我爷爷的字儿吗?”我问道。

老爷子头也不抬,“你问这干什么,你爷爷的东西他去世时都烧了。”

“那我爷爷是干嘛的啊?”我试探着问。

老爷子看了我一眼,说:“他那会儿是地质队的,整年整年的到处跑。”

看来咱家留守儿童的特质还是祖传的。

“哪个地质队啊?”

老爷子愣了愣,“这我还真不知道,没印象,你爷爷估计没说过,那会儿这些事都是保密的。”

看来我爷爷的事家里人都不知道。

俩人又东扯西混了会儿,从隔壁老王家的猫又怀孕了到中国和日本开战对南极冰川有什么影响。

俩人都没有起身做饭的意思。

我不做是因为怕老人家身子受不住我的手艺,老爷子不做是等着我给他做。

正犹豫着要不要订个外卖,我哥来了。

他公司总部就在北京,偶尔能回来看看老爷子。

“宁学军儿,你俩还没做饭?”

我哥一直对老爷子直呼其名,老爷子也没说过什么。

“这不等着宁川做么。”老爷子甩了甩手上的泥,去龙头下洗手。

我哥看了看我,四十多的年纪还跟个小伙子似的雷厉风行,脱了外衣就进了厨房。

“嘿,中华好男人。”我比了比大拇指。

老爷子摊在摇椅上晃来晃去,“和你哥学学,他都有孩子了,你那儿怎么还没动静啊。”

老爷子一直渴望着抱孙子的日子啊,但是他退休时我哥的儿子都长到抱不动了,就把主意打到了我这儿。

我真害怕我要是有儿子会给老爷子玩儿死,像那八哥一样。

“嘿嘿,还早呢,还早呢。”我讪讪的笑道。

“哼哼……下次记得给我带个女朋友来,知道么。”老爷子眯着眼哼了哼。

“好好好……”我满口应承着,“下次要是背后不跟个女朋友我就不进们儿。”

先答应着,反正下次就忘了。

我哥很快就炒了几个菜,虽然简单,但还是色香味俱全。

我差点儿把筷子都给啃了,吃了这么久的火腿宴,炖的煮的煎的炸的,还有烤的。这会儿终于吃了顿正常的了。

吃完三人又说了会儿话,天都快黑了,我和我哥才起身离开。

老爷子这里没有多的房间,我先去我哥那儿睡一晚,明天回重庆。

出门时老爷子突然拉住我,要我等等,我还以为是想起来什么关于我爷爷的事了呢,结果看到他抱着一堆香肠出来时我就绝望了。

俩人死缠烂打了半天,最后看老爷子准备拿铁锹去了我才全部收下来。

我坐副驾驶,香肠们坐后座,很快就到了我哥的家。

我哥的儿子叫宁愿,比我小几岁,正读大三,我们到家时他正坐在沙发上看书,对面还坐了个女生,在低头玩儿手机。

那女生见有人来,抬起头看到我们一下就笑了:“宁川!”

“哎哎哎。”我连忙应道。

这女生叫黄裳,和我差不多大,他爸和我哥在生意上是合作关系,两家处的比较好,我小时候和她有过几次来往,后来大学也是同一所。

“你怎么来了啊,宁川!”小姑娘兴奋的道。

我正要说话,坐在一旁的宁愿笑着调侃道:“我说黄裳你还装什么啊,听到小川哥会来你就恨不得立马飞我家来着,现在装什么偶遇啊……”

类型:小说 标签: 宁川孟启生 全文 长生计划